郑毓瑜家族史

2,232 views



ADDED BY
Chris Koh
MEMORY OF
Tay Yok Joo 郑毓瑜
DATE
28/8/2015

95岁老人郑毓瑜家族史
我是郑毓瑜,字梁玑又名兢诚,笔名秀三和一心,13/04/1921出生于中国福建省德化县三班桥内石杰乡的一个书香世家。
父亲郑剑萍(1899-1936)年轻过番,曾在马来亚柔佛州麻坡东甲砂益小镇当小学教师。1919年底回家乡和陈素卿(陈裁)结婚,24年再度携带妻子及3岁儿子过番。由德化步行多天翻山越岭才到泉州,在那里等候多天,乘舫船经过3个月才到达石叻坡(新加坡),在棋樟山检疫5天后才准上岸。坐人力车到登路火车站乘火车到兀兰(Woodland),接着等候小船到对面的新山(当时新马长堤尚未建),后才随着叔公派来的人带路步行到士古来(Skudai)9英里处左边一条小路到裕新大茨厂对面小山上的房屋和叔公同住。
26年迁到一个距离大路很远的一间破旧茅草屋。
父亲日夜工作,住在办公室的一间小房没回家,只有妈妈和我两人住,四周没有其他房屋,经常有小偷出没,杂草丛生,经常发现小蛇和蜈蚣,晚上四周很黑,心中很害怕。那时候每天三餐都吃白粥加上甘茨叶或木茨叶为青菜。几个月后,叔公获知我们的情况才叫我们搬到地点较好的一间屋子住。我们和林本先生一家3口各住一间房,共用大厅和厨房,大家都很客气,亲如一家人。我常到叔公办公室吃午餐,才有机会吃到猪肉。
28年7岁开始在士姑来莆华学校(现莆士小学)读书,每天清晨步行3英里路到学校,中午12时下课用5分钱在学校门口买饭菜,肉和汤吃午餐。有时父亲没给钱就到同班同学刘昆山家吃白粥加糖,他父亲是士古来侨领刘冷候先生。2点放学回家途中经常在小河里捉打架鱼来玩。
29年底全家搬到2位叔公荆召和荆伦在振林山的在一间双层店屋楼上住。
32年在刚建立的明德小学读4年级。学校贩卖部为由学生经营和学习管理,资金也由学生自己筹集,每股1角。我参加30股成为最大股东。校长委任我当义务售货员兼做账,年底结账,我赚了3元。这使我学习如何做生意。校长也叫我兼做图书馆管理员,每人每天可借一本书。我可借3本。我每天借3本侦探小说。每晚做完功课后都把3本小说读完才睡觉。第二天退完后再借3本,非常高兴。
每天4点放学后,我得到校长许可,用学校的风琴,经过多月的学习我无师自通就会弹风琴了。此外也背了书包上戏院看广东戏,我也会表演广东戏和讲流利广东话。
33年和曾祖母陈葱同住。4叔公郑荆伦爱我如亲生儿子,不断的教导使我受益不浅。婶婶也很疼我,每天亲自煮我爱吃的食物给我吃。曾祖母每晚都讲清朝皇帝的历史故事给我听,让我对历史有所认识。
35年6月我小学毕业,是母校第一届毕业生,全班只有6个人。7月考进新加坡华侨中学,寄宿学校。每天温习英文1.5小时,还要交大楷5页,小楷2页,背诵国文和做代数习题等,总觉得英文赶不上,心中很难过。中1和中2年底考试英文总是在50分以下。在一个月的年假中,天天努力学英文,在家不出去玩,结果在38年初中毕业时成绩优异,英文也考取70分,对的起4叔公,因为他帮我付3份2的学校各种费用。
36年妈妈带了3个妹妹毓环,毓珮和毓珠从家乡回来,。我没回家,仍和曾祖母同住。父亲也很少回家,和小妾谢妙琴同住。不久他患上喉痛多月,在37岁时走了。失去父爱,可能从此失学。4叔公安慰我并要我继续努力读书,承诺负担所有学校费用,使我万分感激终身难忘。
37-39年.中国抗日战争爆发,我每逢6月放假一个月,都回振林山度假,教导同学和朋友做纸花,在7月7日,自驾叔公的小汽车带领同学到柔南各地卖花。又在晚上7点在振林山大戏院表演话剧《放下你的鞭子》自己担任导演和主角。也组织及训练有20多位同学的歌咏团合唱爱国歌曲,将筹得的好几千元交给筹赈会汇去中国救济难民,获得叔公及当地民众称赞。
39年由于曾祖母已80岁,抱孙心切,希望我早日结婚。当时我不同意,因年纪小还在求学也没有经济能力。叔公非常孝顺母亲,答应我结婚后可继续求学,我终于 同意了。
40年1月1日在振林山明德母校和陈倩影结婚,敬请柔佛州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大会主席黄树芬先生证婚。叔公花了不少钱购买家中所有家私,还付出两天宴请亲友酒宴费用。
婚后我向叔公建议转到中正中学念高中,每6个月可省55.5元。经叔公同意,我于 40年7月就在中正念高2.校长庄竹林教我们公民课。他读法律系,很爱学生。级任庄右铭老师,其他老师包括林学大,许云樵,叶之威等多位,他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国著名大学。
41年一天中午,曾祖母陪太太带几个月大的儿子俊德来宿舍看我。那年我参加了《中正中学歌咏团》和《戏剧研究会》,在维多利亚剧院公演《巡按》(又名钦差大臣)。我在剧中扮演教育部长。12月6日是中正第一届高中毕业典礼,在大礼堂举行,共有10个毕业生。
12月7日去看叔公,他对我寄予厚望,要送我到中国厦门大学深造,曾祖母和我都很高兴,心存感激。
12月8日清晨4点日本飞机分批前来新加坡及马来亚各地区大肆轰炸,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要到中国念大学的机会不能实现,心中悲痛不已。
42年2月15日英军向日本投降,日军侵占前后我和家人逃难各处避开日军注意。前后搬迁10多处,曾住入原始深林多处,耕田种菜及花生,生活困苦。家中有母亲,两个妹妹,太太,女儿莉莉,儿子俊德。我们3餐喝白开水,吃番薯和木茨,仅有的少许白米煮成粥让莉莉和俊德吃。每天还和岳父一家人步行到两英里远的山芭深林中种田,天黑才步行回家。中餐带番茨充饥。为了可得每月18斤白米,我参加当地组织的政府宣传班,每周一到工会练歌,每月出发一次到各地唱歌约2小时。
45年日本投降,我被聘为启明学校教员,搬到学校的教师宿舍。9月, 学校对面有间美以美教会停顿多年后开始让教徒崇拜,我和太太及岳父母去参加活动。牧师请我当他们开办的英华小学校长,太太当低年级老师。我上午在启明教书,下午在英华。我也洗礼成为教徒,以后子女们都洗礼。一生有主带领,心中喜悦难以形容。
46年,经荆伦叔公介绍,南益老板李光前先生委任我当柔佛哥打丁宜高达火锯厂财政。战前叔公当李光前的4间公司总经理。每逢暑假或年假他常到李光前的家或华侨银行向他汇报业务,也带我随行。李先生很关心我的学业并鼓励我用功,对我印象不错。
50年高达火锯公司搬到新加坡南益火锯厂总行,叔公调我到永成兴有限公司当财政,也成为小股东。
53年叔公又调我到柔佛新山出任南益火锯新山分行经理兼财政及收账。叔公由于年纪大,逐渐把工作安排给接班人,南益火锯部交给李光前女婿倪益章先生负责。57年倪先生宣布结束营业,数千职工失业。短短几个月,我先后在光华学校代课,每月工资59.33元,然后在榜鹅南益树胶园内经营小农坊养美国“力康”种蛋鸡。
58年正式在光华学校教书,也继续养鸡。59年被教育部调去基理末路政府英文小学教教华文。64年3月1日我被邀请当任哥答丁宜丰盛港路47英里的炎州火锯厂经理。65年炎州暂停营业,我则留下。不久后我辞职申请建屋发展局财政一职并被录取。70年12月底,为了申请一个月无薪假期带次女俊蓉到中国治疗不获批准才辞职。
71年和友好林增先生的亲戚雷昌合作经营雷昌建筑公司,承包PWD的59间政府英文中学学生练枪壁及枪库工程。72年由于洋灰沙石及人工不足,不敢接受更多工程,公司也结束。
73年退休后当义工,替学生补习华文,及兼职导游。年中也到中国北京带次女俊蓉回家,顺路游览华东各地。退休后生活充实,活跃于公益事业,长期当任基理末学校,马林百烈区乐龄俱乐部,人民协会退休人士会,童军总会等要职。同时也练习书法,学电脑,缅甸语,旅游,享受跟子孙交流,参加教会活动等。后期虽然身体不适需要做轮椅,还是保持身心活跃。
郑毓瑜,Francis Tay Yok J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