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o's family story

1,085 views



ADDED BY
Jian Gu
MEMORY OF
辜玠文 Valerie Koo Jie Wen
DATE
26/8/2015

我姓辜,名叫玠文。我一直都对我名字的来源感到好奇,尤其是“玠”这个字。我从小就没见过“玠”出现在书本里,也没有听过人用这个字。其实,我在小学时,老师们都用不同的发音呼唤我的名字;有的把“玠”发音成“杰”,有的把它发音成“借”。由于我名字是我的外公外婆请一个算命师看了我的身呈八字后取的,我的家人也没一个知道正确的发音。那位算命师曾经告诉我的外公外婆它正确的发音,但他们随后就忘了。

我上小五时,我的华文老师对 “玠”正确的发音非常好奇,于是他就找了字典,也上网查了查发现我的名字的发音是“借”。而“玠”的意思是一个大的圭,圭是古代帝王或高官在举行典礼时拿的玉器,上头尖尖的。“文”可以代表很多意思,但我父母说如果他们能选的话,她会把“文”当作“文静”的意思;因为他们想我成为不参与闲话,说人家不是的人,而同时也是一个有内涵的人。

我的祖籍是广东省,潮安县。

由于我比较少和我的父亲那一边接触,也不太了解他们,所以我决定访问我的父亲。出乎我的预料,我发现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故事。据我的父亲所说,我真的姓名其实不是 “辜”,而是姓 “许”。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爷爷在中国出世不久后,他的小姑便把他抱走,来到新加坡。我爷爷的小姑尝了很多次,但还是生不出男丁,于是她和她的丈夫便把我的爷爷当成他的儿子,带来新加坡。我爷爷的父母没受教育,所以没有报警。我的爷爷在长大的过程中都不知道他不是被抱走的。他本来是性 “许” 的,但过后当然换成 “辜”。直到他的姑姑去世前,都没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他之后去了一趟中国找回他的家人。
我的爷爷与我的奶奶生了4个孩子。我的爸爸是家中最年幼的。我奶奶是个养女,她的父母遗弃了她,但她也没有去尝试找回她亲生的父母。她说她不想知道为什么父母遗弃了她。我的大伯生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我爸爸的姐姐生了一男一女,她的丈夫在2002因欠下赌债无法奉还,而自了生命。

我的另一个伯伯生了三个男丁,最小的今年才四岁。

我的爸爸遇见了我的妈妈后,一见钟情,用了很多方法来追她,所以曾经被我的妈妈认为他是个疯子,但最后由于一个学姐的关系,他们认识了对方,最后还参加了同样的互助小组。之后,就生了我的哥哥和我。我的母亲是家里的二姐,其实她有个双胞胎姐姐所以也不算什么二姐。她们俩从小就形影不离,从小到大都去同一间学校,而且似乎每年都同班。我的外公以前是在船上做工的,每次出海都是两三个月,所以从小到大家务都是由她们双胞胎做的。我的外婆帮人家照顾孩子,赚些外开。我的外公外婆没受过教育所以我的母亲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功课不会做的时候也没人教她。据她所言,她以前的老师不会回答她功课上的疑问,只会骂她说那题他教过了,所以她从小就没打好基础。由于家境贫穷,她也没办法有自修的机会。

我的姨妈也如此。所以当时她们俩有了自己的孩子时,就下定决心要哈好栽培我们,不想让我们变成另一个“她们”。我的姨妈生了两个女儿,但她们的年纪相差7年,所以比我大一岁的表姐其实跟我和哥哥比较亲密,我们彼此都相差一年,因此没有代沟。但最近我们升上中学时就开始与正在读大学的表姐互动,才增进了彼此的关系,现在也都彼此非常熟悉,有共同的爱好。

我的阿姨生下了三个男丁,而我的小姨生了一男一女。

我的童年是在我的母亲的娘家过的,早上大人去上班时,我的表姐,表妹,我,哥哥和表弟们就在外公/外婆家玩耍,到了中午时,表弟表妹们就睡午觉,而表姐,哥哥和我就去上学。我的表姐,表弟,表妹,我,和哥哥都去同一间学校,也是妈妈和阿姨们的母校,妈妈的娘家非常靠近学校。到了傍晚,在外公/外婆家吃完饭后,就回家了。一直到我升上小三,上了早班,我的父母就决定叫小车送我和哥哥回家,让帮佣照顾我们,一部分也是因为怕外公外婆太辛苦。现在,我时不时就会去外公/外婆家吃饭,也跟他们聊聊天,跟表弟,表妹们玩耍,常常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我。
这是我要说的家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