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开始

1,096 views



ADDED BY
Jiexin Ng
MEMORY OF
Jiexin Ng
DATE
27/8/2015

一个家族的故事,两次的迁徙,三代人的回忆。

阿公遥望着远方,似乎过去的生活画面又在眼前排演了一遍。他缓缓地述说起了他的父亲二十世纪初从中国来到马来亚的故事:“你的曾祖父大概是在他十五、六岁的时候,带着你的曾祖母来到马来亚的。当时他的家乡那里动荡不安,所以他就带着老婆逃到南洋来咯。”当时,曾祖父从福建南安迁到了今天马来西亚巴督巴辖的一个小乡村,和曾祖母一同建立起来了自己的小家庭。

“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辛苦的!我爸爸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要起来去割胶,傍晚七、八点才会回来。他一个月大概赚几十块,勉强可以养活我们一家人(曾祖父母育有十个子女;其中一个儿子幼年时生了一场小病,但因为当时没有完善的医疗设施,结果病死了)。”五十多年前的生活,又重新浮现在阿公的脑海里,他眉头深锁,感概地说道:“我们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穷、很辛苦,你们这一辈应该没有办法想像!”

考虑到家中有那么多张口要喂饱,阿公的几位兄长十二岁左右就要跟着父亲一起去割胶;阿公虽然幸运地上了小学,但后来在小三那年,因为交不出学费而被迫辍学。今天阿公能够讲出一口流利的华语、识写华文字,完全是靠后来每天阅读报纸,一个字一个字学起来的;他的好学和勤奋不仅让我敬佩不已。

我想正如阿公所说的,今天多数生长在新加坡充裕且安逸环境下的年轻一代,应该很难想像得到一个人如何为生活而发愁吧。1962年,才刚成年的阿公便带着行李,独自坐着摇摇晃晃的巴士来到了新加坡谋生。“当时那里(马来西亚的家乡)没有什么工作,有朋友介绍我来新加坡的一个板厂作工,我就来了咯。”曾祖父母虽然没有把担心挂在嘴边,但从他们再三叮咛儿子要好好照顾自己,便不难想像到父母对即将离家孩子的万般不舍。

在板厂主要是一些靠劳力的工作,例如搬木材、锯木材等等。阿公和其他的员工就住在板厂的宿舍里。宿舍的设置很简单,基本上只是在一个宽敞的空间内放了一排排的床铺,供工人们休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陪伴着阿公的,除了对家人的思念,还有那满床的臭虫。即使如此,每个月大概两百块的工资还是让阿公硬着头皮撑了下去;能够定时将一部分的工钱寄回给家乡的父母,应该就是阿公当时最大的慰籍吧。

年过一年,阿公也到了适婚的年龄;曾祖父母便在家乡找来了一个媒婆,帮儿子牵一牵红线。这一牵,便牵出了一段白头偕老的姻缘。二十五岁的年轻小伙子就这样地与一位勤俭持家的女子(我的阿嬷)在巴督巴辖结为连理。一年后,阿嬷也怀有了伯伯(我父亲的哥哥),阿公便决定带着妻子和未出世的儿子到新加坡落地生根。

他们最初在新加坡的一个小甘帮内租了一间鋅板屋,空间虽然不大,但也足够一家大小住在一起(在生了我的伯伯之后,阿嬷又相继生了我的父亲和姑姑)。 阿公当时依然靠在板厂的工作养家糊口,生活还算过得去。或许是小时候贫困的生活经验,磨练出了阿公省吃俭用的美德;他慢慢地有了一些储蓄,让他有能力投资板厂,成为了板厂的股东之一。

后来到了1970年代,因为新加坡的木材越来越少,他们只好把工厂迁到马来西亚去。从此,阿公就开始了两地奔走的生活,他回忆时说道:“每个星期一到星期五,我就会到马来西亚的工厂,周末的时候才搭老板的车子回来新加坡。”

这样来来回回的生活过了近十年,为了就是给予生活在新加坡的妻儿子女们一个安稳的生活。也因如此,阿公牺牲了许多与孩子们的时光。在我父亲的记忆中,小时候他们三兄妹都很“粘”母亲。他说:“我想可能是因为你阿公常常不在家的原因吧。如果那时候他不用两地来回奔波,或许我们会跟他更亲一些。”试问世上又有几个父亲愿意长时间不在孩子的身边,参与他们的成长过程呢?阿公对家人的爱和责任感完全不在话下。

记得有一次,阿嬷让上了中学的父亲随着阿公到马来西亚的板厂看一看。那次的经历,给我的父亲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当时你阿公也算是那间工厂的老板,但我却没有看到他在一旁享受,而是亲力亲为,去动手搬动那些木材。”阿公无需加以言语,他的行为便已经为年幼的儿子树立起了一个刻苦耐劳的好榜样。后来,我父亲也因为对工厂宿舍的环境不适应,而哭着要回家;当年来到新加坡谋生的阿公,究竟也在那板厂里熬了多少年… …


(题目《从“新”开始》:阿公选择在“新”加坡落地生根,与家人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黄洁馨Ng Jie Xin;2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