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h Family Tree

1,572 views



ADDED BY
Chris Koh
MEMORY OF
Loh Yee Peng
DATE
29/6/2015

把这篇比赛文章献给我最敬爱的父亲也想悼念素为谋面的阿公

罗家三部曲 - 祖、父、我

家是人类之根,我家的祖先都在中国家乡。
失去联络,也没有家谱留传,祖父母也去世多年,无所考证。
我家是罗氏家族,己传至24代的“英”辈,我家祖籍中国广东省,丰顺縣。揭阳邑西门外,上洋高美村的農家。
罗族辈序 四十代                                                                
国	朝	凤	宣	隐                                                                                                                 
克	仕	光	殷	文
邦	端	真	德	裕
世	绍	礼	义	尊
尧	舜 	宗	英	俊	
孔	曾	道	永	存
添	嘉	明	福	善
万	有	继	登	云

从小我都未能见过阿公, 但是我们的旧家墻上挂着我阿公的肖像。但年少无知的我也从来不曾多问,对于“他”来说就是我的阿公。虽然从小到大听闻阿公很早就过世,但对阿公的经历都浑然不知。发表家谱的意义深远因为要记载阿公的事迹和遭遇本身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当我从父亲回憶祖父母的点滴和知道阿公不治而终,我像是在父亲的伤疤上撒盐。但我希望罗家家谱可以像是一本历史书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因为有阿公的艰心才能让子子孙孙,世世代代过这安逸的生活,深信阿公如果在世,也会老怀安慰的。虽然我们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但是祖先留下的传奇造就和影响我们的一生。

第一章:飘洋过海,阿公坎坷人生

阿公有四兄弟,排行老三。小时候只读过二年私塾的书,不知何故过继给养父,他有难言之隐从不提家事。少时因家乡生活穷困只得离乡背井,跟随同乡同伴到南洋谋生。一生除了回乡娶妻,后携带妻子重返南洋就再没踏上老家之门。阿公过番来到马来亚后就落地生根二河東,在村郊外与同乡同伴一齐从事农耕。当时生活民不聊生,生病也只能靠自已抓草药吃。有一年,因操劳过度营养不良又水土不服患了感冒,发高烧而昏迷不省人事。同伴门以为重病死了,因隔天要庆祝节日而把阿公丢弃在后山,等节日后才办理身后事。也注定他命不该绝,那天晚上,下起大雨把阿公淋醒,就这样重生过来,慢慢的恢复健康。过了一年回乡娶妻並带妻重回南洋。同伴门一齐帮他搭了一间小屋就安顿下来。从此,祖父母就辛劳的开垦耕地,种菜,养猪也养育儿女。要不是那年的大雨和老天的怜悯恐怕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日子安逸的过去直到日本发动战争战领马来亚后到处人心惶惶,抄家杀人,家破人亡。有一天,日本兵又来捉人,阿公当时不幸的被逮捕,随着数十位壮丁押到一处橡膠园以配刀一一宰杀,惨不忍睹。我阿公是粗汉,一身污秽,满脸胡须,赤着腳,所以日本兵认为他不是抗日份子也因祸得福被另外一军官释放,才侥幸的从鬼门关逃过一劫。我阿公是此劫的唯一幸存者。在日本战领的三年八个月苦难日子里,苦不堪言,一些土著沒钱过活被迫卖掉荒芜的梹榔园给阿公,有远见的他省吃儉用,用省下的积蓄,买了五六十英畝的园地和榴莲园。战后就靠收割梹榔为生,而现在所有的梹榔树园和榴莲园以翻种为油棕园了。但是好景不再,就当要亨受耕耘时,阿公因常期操劳又患上风寒和重感冒,病一直反反复复不会好。因无知,听信一个以一本中医书为人开方治病的庸医前后花了盘大的钱求诊才使到小病变大,每况愈下。最后,染上肺痨病还继续施于错药直到病情恶化直转急下才听说新加坡陳笃生医院有医肺痨病。于是托亲友带阿公到新加坡又遇到一个骗子,说认识医院的医生,不必挂診由他代劳买药便可。也懵懵懂懂拿了大罐的红色咳嗽药回来。此时,病情加重,有人七咀八舌提议喝咸菜的盐水能止吐血,为了想冶好病,大碗大碗的盐水猛灌下去,结果连血一起吐出来,奄奄一息。到臨终前又听信另一药材店的庸医打针冶病,也请他来打针。最后,一次打完针后,血如泉湧般喷出,当场断气。断送了性命,结束了51岁的人生。阿公始终逃不过一劫,无奈死去。父亲每次陈述阿公含冤死而常常哽咽流泪。我对阿公无福消受晩年,辛苦的一生,感到无限嘘唏,万分心痛。对那些旁门左道医术夺走阿公宝贵人生愤愤不平。但是这是当时的无奈,我想如果没有自身于动荡的年代是我不能想像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求存的滋味。但是如今罗氏遍布各地,开枝散叶,事业有成,我想阿公在天之灵也感到安慰。

第二章:落地生根,父亲敦厚扑实一生

父亲是一个没有脾气,温文尔雅的人。在我人生最失意的时候,我问他,像他这样的性格也会有受气的时候吗?父亲常常笑着说以前在工作岗位时被人吐口水,也要坦然面对,抹去口水,呑了委屈也要过日子。对父亲这样豁达开朗,乐观的态度是影像我面对人生的宗旨。

出生于1935年在柔佛笨珍二河东的一个荒野农家排行第四。

適逢日本战领马来亚的苦难日子,所以失去童年求学机会,也见证了在日本投降后香蕉钞票一夜间变成了废纸也把叠叠的钞票烧掉的无奈。终于在日军投降后,才以十一岁超龄生在旧戏台的临时教室,从“手拍手,拍拍手”开始读书。

小学毕业后,决定离乡背井到狮城升学。先后在公教中学和中正中学求学但在初中二时遇到学潮因参加罢课支持向英殖民地总督,反对当兵的游行,被校方开除。在被迫转挍到中正中学高中三毕业后就在郊外的华南小学担任临时教师长迖4年。同时进修电讯工程並在新加坡理工学院获得文凭。后来,离辞后就到新加坡电视台成为第一批技术人员。从此,在新加坡落地生根,在电台一做就做一辈子直到退休。其间见证了电视台的成立和变迁,从黑白到彩色到数码时代也随时变迁,是电视台的老臣子,属于名符其实的建国一代。父亲收藏的珍贵资料和照片都常常被发表。我记得小时候,我的家庭是邻里第一户拥有电视机的少数家庭,一台占据半个客厅的电视机。每当电视开播就引来了一窝蜂的邻居站在家门外看,还蛮别扭。

父亲在电视台负责户处广播。以下为他述说精彩点滴经历旅程碑包括:
-新加坡黑白电视首播,
-电视台唯一攝影掤被大火烧毁损失惨重,
-新加坡电视台大厦落成,
-参与直播第一届大赛车以及后继的赛车,
-新加坡体育馆开幕和东南亚半岛运动会,
-欢庆新马合併的庆典直播,
-但最就经典的莫过于亲身经历和錄制已故李光耀縂理宣布独立时伤心落泪的记者会,此时此景历历在目,终身难忘。
-欢庆新加坡独立的庆典直播以及第一届国庆典礼,                                
-从那年下了倾盆大雨的国庆典礼直播也是最精典, 以及陆续参于各大大小小的活动。

对于父亲在经历过被日本战领,投降,学生罢课,动荡不安的暴动到如今独立的新加坡,能享受如今的繁荣,太平盛世感到幸运。比起阿公,父亲走的路比较顺畅。
1958年在学校认识母亲,从恋爱到结婚。1964年大哥出世,1966年二哥出世以及1974年,我也来到了这个五花八门的世界,我们属于小康之家,没有含着金汤匙出生。

但是,由于父亲是之知识世份子,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所以他们很注重子女们的教育,我母亲是家庭主妇,虽然忙忙碌碌也一定坚持督促我们的功课。如今,我们个个都大学毕业,各自在工作岗位上都有自己的一点小成就,昂首回头看父母亲如何含辛如苦。如今父母亲白发苍苍,但是身体健康,真正享受退休生活也得到政府给予建国一代的功臣们医疗福利,不需为两老的医药费担扰。享受黄金年华,也是我们做儿女们的福气。儿孙三代同堂,无可他求。

第三章: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后生可畏的一代

由于父亲从小来到新加坡谋生,庆幸自己拥有一段无拘束的童年。遗憾是和马国的亲戚就像断線的風筝,失去联系。所以我们从小对笨珍是竟熟悉却又陌生。更是对亲戚-伯伯,姑姑,堂兄等都感到陌生。由于忙于事业和功课,依稀只有在奔丧时才会见到大家。但是,在这种情氛下见面,心情都是沉重的。值得庆幸的是,罗家子孙后代都发展得不错,留在笨珍的亲戚都守着园区的发展。有的去了槟城,法国等从商。有的去了吉隆坡当牙医,有的去了澳洲当医生。可说是遍布全世界,开技散叶。事过境迁,人事以非,虽然笨珍老家已经不像当年一样热闹,但是父亲还是坚持每年清明节都会回老家扫墓,祭祖。我想这就是他对老家的一分情一份思念和一份负责吧。我自己经历的短短的几十年速食文化的变迁,改善与改变,看着父亲从不会发电邮到如今与时迸进的用智能手机的模样,看着母亲以华校生不说英语,到今天能够和孙子与英语会话也感到骄傲。以前,我不能理解父亲每次都说先人生活艰苦的口吻,一囗橄榄,一囗粥,还天真的问父亲这样的生活能过吗?我如令终于可以体会这种苦,因为苦中苦,所以人上人的道理。如果人生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后续

我无限感慨,为阿公的遭遇感到惋惜。但是人生不能往后看,只能希望吾家子弟能秉成阿公,父亲的精神。在我国庆祝国庆金禧年,人民欣欣向荣,国民享受先辈们的丰收而带着一颗感恩的心庆幸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写此家谱为庆祝建国50週年也想籍把父亲收藏多年的个人照片和有历史价值的相片,整理编排留下给子孙做回忆录,回故重温。同时希望儿孙能够不负众望秉承罗氏家族的祖训,以忠厚敦实刻苦向上的品格做为核心,塑造下一个自己和国家另一个50年的完美人生。